当前位置:平村网>综合>神头岭伏击战,地图出错陈赓依然设伏,日军头上撒尿也未暴露

神头岭伏击战,地图出错陈赓依然设伏,日军头上撒尿也未暴露

2019-10-29 21:15:54 
内容提要:八路军除了一以贯之地优待俘虏外,甚至对被击毙的日军尸体,也不会侮辱,给于妥善处理。五井镇战斗结束后,现场留下100多具伪军尸体和40多具日军尸体。八路军随即派中间人给临朐日军大队送了一封信。信中,钱钧

作者:德恒技术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军事地图对指挥作战非常重要。一张好的军事地图可以准确地反映战场的地形。指挥官可以使用地图来安排他们的部队在数千英里之外,并下定决心。刘帅曾经说过:“有了精确的地图,指挥官就有了眼睛;没有地图,就没有行动方向。”

刘帅曾担任苏区红军大学校长兼政委。他对地图重要性的判断是在课堂上为学生们做出的。

土地革命初期,我军行军作战使用的地图主要来自战场捕获。当时,第三红军司令贺龙曾向官兵强调收集地图的重要性。他说:“找到地图比缴获10挺机枪更重要。”然而,随着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和扩大,对地图的需求逐渐增加。此外,敌人经常在战斗失败后摧毁地图和其他秘密信息。因此,单靠战场捕获无法满足我的作战需求。

为了解决地图问题,红军在1933年成立了一个地图部门。本来打算“自己动手,吃饱穿足”,但由于缺乏专业技术和测绘设备,测绘部门的同志没有能力画地图,主要负责地图的储存和转移。

长征途中,红军作战局地图处草拟了泸沽至冕宁、旬溪、涪陵和安顺的路线图

在此期间,“白色区域”的特别分支人员发挥了巨大作用。李克农曾派遣上海队成员从蒋军那里窃取大量福建、浙江、江西和安徽的地图,并将它们送往苏区。姚子健在南京地面测量研究所的印刷班学习。虽然他入学时没有参加我们的聚会,但他的思想有所进步。随着科特的发展,姚子健在学业结束前就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从学校毕业后,姚子健被分配到南京市土地调查总局制图科,并由特科不断将蒋军的军事地图送到苏区。

科特老兵姚子健于2018年1月去世,享年103岁。图为2017年8月的一次采访。

抗日战争期间,两军合作抗日。为了表示抗日的诚意,蒋军还向八路军、新四军提供了一些军事地图,但数量很少,甚至连地图都没有画出来。此外,中间还有错误。在八路军129师386旅组织的神头村伏击中,地图问题几乎造成了一场灾难。

1938年,日本精锐部队的108个师从河北邯郸向南进军到山西临汾,渡过黄河入侵陕甘宁边区。险恶的108师没有失败,而且非常傲慢。刘伯承,当时的129师指挥官,想给敌人一个教训,打败他的精神。

当时,长崎良108师率领1000多名日军驻扎在鲤城,其余108师和16师驻扎在鹿城。根据日军一地进攻和多方援助的规律,刘伯承决心采取围剿和援助的策略。他以少量兵力佯攻黎城,并以大量兵力伏击黎城和鹿城之间前来援助的敌人。做出这个决定时,刘伯承还在地图上选择了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神头岭。根据地图,神头岭位于鹿城东北约10公里处,这里山峦起伏。高速公路就在神头岭下,非常适合我军从神头岭的高处伏击高速公路上的日军。

刘伯承把神头岭伏击的任务交给了陈赓率领的386旅。接到命令后,陈赓和陈再道准将立即研究了具体的伏击部署。为了更好地制定和实施作战计划,确保作战万无一失,陈赓和陈再道,连同几个团,去神头岭实地勘察地形。

别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地图上有个致命的错误。最初,地图上画的路在神图灵下面,但实际上这条路在一个不超过200米宽的山脊上。山脊两侧的地形非常低,预计根本不存在指挥和杀死日本军队的条件。此外,粱山北部仍有一条深沟。在一线战斗中,后备队很难提供有效的机动支援。面对这样的形势,申头岭的伏击是否要打,如何打,已经成为陈赓、陈再道和386旅所有领导和政治委员激烈讨论的话题。

神头岭现在的景象仍然显示道路在山脊上。

最后,陈赓鼓起掌来。伏击是要打的,但也是在神头岭。他的原因之一是,虽然神头岭的地形不适合伏击,但赵典木桥就在神头岭前面不远。一旦我军炸毁木桥,就可以切断援助敌人的道路,解除黎城敌人前来支援的后顾之忧。第二,神头岭离鹿城10多公里。即使鹿城的敌人发现我们的部队埋伏在神头岭,也很难及时支援他们。第三,神头岭两岸有一段公里,距离公路20-100米,有蒋介石军队修建的旧防御工事。只要我军能在战斗开始前躲避敌人的先头部队,一旦敌人的主力进入包围圈,它也能歼灭日军。

陈赓,开国将军

有了以上三个原因,陈赓开始分配战斗任务。他安排771团主力负责阻挡和协助黎城方向的敌人,并承担起“夺头”的任务。安排772个团和补充团负责从道路两侧进攻和援助敌人,并承担“打击”任务。772团第三营在鹿城方向成立,在援助敌人进入包围圈后切断后方道路,承担“截尾”任务。此外,771团第二营作为后备队,772团第三营的一个连在鹿城周围压制鹿城的敌人,386旅的间谍连负责监视可能来自其他方向的敌人。

小图展示了神图灵战役的具体部署。

完成作战部署后,陈赓在向师指挥部汇报时,多次向伏击部队强调,必须做好隐蔽和伪装工作,坚决将援助敌人投入包围圈。

八路军指挥官伪装在公路两侧

3月16日,第385旅的771团按照预定作战计划对黎城发起佯攻。的确,日军在鹿城方向去支持它了。9点30分,敌军主力完全进入伏击圈,旅发布了进攻命令。所有386旅伏击官兵从四面八方向日军发起攻击。由于突如其来的事件,日本军官没有时间指挥部队,只能躲在马屁精和车辆后面被动挨打。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1600人从敌人手中获救。除了100多人逃回鹿城外,还有近1500人被我军围捕。

日军的战地记者拍下了当时日军行进在神头岭的照片。

虽然神头岭的伏击地形因地图问题不适合伏击,但八路军官兵在战前充分利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进行隐蔽伪装。各级指挥官反复检查隐蔽伪装效果。结果,援助敌人的主要部队和主要部队两次没有通过伏击地点发现任何异常。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军全体官兵都有优秀的战斗纪律、优秀的心理素质和冷静。即使埋伏的官兵离日军只有20米远,即使日军在头上撒尿,也没有暴露的位置。最后,他们上演了抗日“伏地魔”的魔法行动,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战斗结束后,我军更加重视测绘工作。1939年10月,八路军第一局测绘处成立。1942年10月,总部的测绘单位转移到第129师的总部,在那里与被杀的一个纵队的地图复制相结合,成立了第129师测绘处。从那以后,我军逐渐走上了独立绘制军事地图的道路。

当时,测绘处围绕八路军总部王家屏绘制了军事地图。

热门知识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rafatours.com 平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